美丽琪迹-邵美琪国际影迷联盟

搜索
12
返回列表 发新帖
楼主: peace

[電視]《完美叛侶》(2016)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7-9 20:51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peace 于 2016-8-12 14:00 编辑

第13集 - 柏泓街頭表演惹禍

播出日期: 2016.07.20 (三)        

柏泓撮合柏言及寶琳見面,寶琳責怪柏言不只不幫鄭武,還擔任原告律師指控鄭武,柏言感覺寶琳不了解自己,雙方不歡而散。

律師樓同事周燕媛女兒鍾家宜在學校失蹤,求柏言和狄文送她到學校尋找,柏言看到一名染了金髮的青年帶着家宜回來,直覺他是壞人,揚言要報警。此時那人除下假髮,指自己是中學部老師金主任,他在天台找到家宜並送她回來。金主任反問柏言他們用了多少時間去判斷他是壞人,三人無言以對。

柏泓想約柏言一起吃飯,但柏言卻以急着見客為由拒約。寶琳心情壞透,拉了仁芳、小丁和小朗、曉欣大吃大喝,竟聽不到柏泓的電話。


柏泓表演惹事生非

柏泓失望,跑到band房打鼓發洩,Edith送外賣來時見到柏泓悶悶不樂,帶他到尖沙咀街頭看Leon等人表演,他們雀躍助興,吸引不少途人駐足觀賞,眾人樂在其中時卻遭保安員驅趕。

他們匆匆離開,意猶未盡,轉戰旺角行人專用區繼續表演。柏泓開心地加入興奮唱歌,突然遭另一樂隊的阿樂潑水,阿樂和樂隊過去數星期也在該處表演街頭音樂,以為柏泓等人霸佔了他們的場地。兩隊人馬一言不合彼此互潑汽水,Edith拉着柏泓速速逃離,阿樂等人不忿追着二人。

柏泓從未試過如此刺激的經歷,不禁由心笑出來,邊跑邊唱,逃跑時連鞋也掉了,兩隊人最終被帶返警署。阿樂發現Leon等人的紋身圖案頗特別,交談下兩隊人竟打成一片,有說有笑。


柏言醒覺善待柏泓

柏言見柏泓不在家,又留下電話,於是回撥給寶琳,兩人為沒接柏泓電話的事互相指責。寶琳擔心柏泓出事,兩人決定分頭找他。柏泓致電鄭武到警署為自己保釋。

永恆找不到寶琳,向曉欣查問時竟見到小丁和小朗,曉欣要永恆陪他們吃東西,再到遊樂場玩耍。

柏言責備柏泓,鄭武勸阻,對柏言表示失望,指他不再是當年的柏言,雖然他努力為家庭付出,但都不是寶琳和柏泓所渴求。柏言被鄭武教訓後如遭當頭棒喝,最後拖着柏泓的手回家。寶琳來探望,柏言正為柏泓敷藥,他擔心柏泓肚餓,寶琳煮麵給他們吃,柏言主動幫忙。


鄭武打算賣廠還債

永恆苦口婆心勸曉欣勿再結交有婦之夫作男朋友,曉欣自恃年紀尚輕,要永恆由她繼續任性,永恆無可奈何。

狄文向柏言匯報工作的進度,柏言表示滿意,狄文則因首次未被柏言責罵而感到又驚又喜。

莫傑堅持要鄭武賠償一千五百萬,柏言要他提供更多有利資料支持這個賠額。柏言收到莫傑秘書Monica寄來有關電錶房維修報價的電郵,Monica極為緊張要柏言刪除,令柏言生疑。柏言與兩名同行閒聊之際,忽聞鄭武要賣廠,還被壓價,情況明顯對鄭武不利。


第14集 - 柏言讓柏泓參與音樂祭


播出日期: 2016.07.21 (四)        

鄭武到律師樓找柏言,他以自己與恩人成為同行競爭者的故事,語重心長勸他做好本分已足夠。

柏言到工廠大廈找莫傑,從工人口中得知廠房曾停電,莫傑曾下令將皮草運往另一貨倉冷藏,柏言暗暗將停電通告撕下並立即離開時,莫傑剛回來奇怪柏言舉動,感覺不妥。柏言翻查資料,恍然莫傑是要鄭武替他揹黑鍋。

莫傑邀柏言擔任內地法律顧問,柏言明白莫傑意圖,婉拒好意。最後莫傑私下與黃銘協議,依然將高爾夫球場法律事務交由柏言律師樓負責,向柏言施壓。


柏泓感兄長態度改變

柏言經過樂器店時,見到柏泓在看樂器,原來柏泓有意送樂器給Leon他們參加音樂祭,柏言沒有阻止,柏泓出乎意料,Leon還邀柏泓一同參加音樂祭。

柏言看着莫傑廠房的停電通告,再看看鄭武送的西裝,心情沉重。柏泓走進柏言房間,告知他將參加音樂祭,柏言將通告放入西裝袋內,並應允柏泓要求,柏泓感覺兄長的態度與從前大不相同。

永恆懷疑皮革有問題,囑曉欣追查原材料。鄭武找經紀賣車及賣樓並作好最壞打算。


永恆關懷寶琳感激

鄭武來到柏言舊居說起往事,寶琳面對鄭武感到愧疚,難以釋懷,認定柏言早已忘記恩人,並對他曾承諾會恪守律師的職業態度而感到失望。永恆安慰寶琳,表示願意陪她去旅行舒展身心,寶琳感激,答應考慮。

永恆收到曉欣的短訊,渾然忘記和她約定一同找皮草資料的事。曉欣為了翻查資料患了感冒,永恆着她回家休息。

柏泓到band房練習,柏言前來觀看,感受他樂在其中。柏言在band房外遇見Edith,感謝他們照顧柏泓,並拜託Edith一旦柏泓表演失準時代為安慰。

工廠漂染工人顏坤向永恆告發工廠不潔,令他患皮膚病,要求賠償五百萬。


寶琳柏言不歡而散

永恆探望曉欣時,竟見到立仁在屋內,永恆大為緊張,又再向曉欣曉以大義。曉欣囑秘書打信給PBP Fur的代表律師商討顏坤的賠償金額,永恆想起PBP Fur與Fashion Monopoly同屬莫傑所有,如能證明PBP Fur的皮草含病菌,鄭武的官司便有望勝出,但曉欣卻指顏坤是因精神緊張而引致神經性皮膚炎,永恆失望。

柏泓帶柏言參觀演出場地,柏言鼓勵柏泓努力表演。柏泓看見各樂隊認真綵排,便緊張起來。寶琳來看柏泓表演,她想不到柏言讓柏泓參加音樂祭,還來觀看他表演。柏泓看到各隊認真表演,與自己的玩票方式截然不同,大感壓力。臨出場前,柏泓已不知所終。

寶琳質疑柏言已掌握鄭武被誣衊證據,二人話不投機,最終不歡而散。



第15集 - 寶琳取走柏言手上證據

播出日期: 2016.07.22 (五)        

柏言得悉莫傑的皮草是由岳父供貨,上次急於用貨,被岳父乘機加價,莫傑答允,相信其岳父絕不會供應次貨,豈料皮草被鄭武弄壞了,令他欠下銀行債務。

柏言看到柏泓以玩遊戲機發洩失場的壞情緒,嘲諷他遇事怕事,勸他要有承擔勿再逃避。Edith帶柏泓到band房見Leon,各人對他失場之事若無其事。

Edith批評柏泓對音樂只是玩票性質,沒有確定目標,想做又不敢做,遇挫折便退縮,還透露柏言早已料到他會失敗,要自己幫忙安慰他。


柏泓重新找出路

柏泓質疑柏言認定他是個失敗者,柏言直認不諱。柏言坦言柏泓是個沒主意的人,今次讓他選擇自己喜歡做的事,結果他仍是迷路,沒有目標。柏泓聽後沮喪,想找寶琳傾訴,無奈她與永恆在一起,他只好離去。

柏泓獨自沉思之際,忽然聽到附近傳來音樂聲,原來是阿樂與師兄在街上表演。柏泓經師兄提點後,對音樂有新的認識。

蕊蕊找曉欣傾談有關與立仁離婚後的財產分配,面對蕊蕊不合理要求,曉欣反唇相譏,蕊蕊氣至離去。曉欣到醫院看病又遇見蕊蕊,二人又再次爭吵不休。曉欣和蕊蕊不約而同懷疑感染肺炎,要留院觀察,永恆和立仁分別到醫院,但不獲准探病,永恆十分擔心。


永恆照顧曉欣無微不至

寶琳安慰永恆,但永恆指自己其實擔心曉欣愛上立仁,寶琳感覺永恆對待曉欣方式似是一個不願女兒拍拖出嫁的父親,她勸永恆讓曉欣選擇自己要行的路。立仁遇見曉欣,知道蕊蕊出院時感到頭暈,曉欣勸立仁照顧蕊蕊。

永恆接曉欣出院,還煮了一鍋粥給她吃,對她服侍周到,曉欣安心有永恆照顧,靠着他後便沉沉睡去。

狄文到法院申請押後審訊,令永恆大惑不解。柏言向莫傑指出永恆已查出其岳父的養殖場曾發生瘟疫,並死了大批水貂,又指他與顏坤達成二百三十萬賠償協議。柏言認為在種種不利條件下,莫傑應該考慮和解。


寶琳被打至頭破血流

莫傑不忿此時和解,認為上法庭未必會輸。柏言再取出另一份資料,指其岳父在北歐地方非法狩獵野生水貂供貨給莫傑。柏言反問他非法狩獵行為,還是用了染病的貂皮的罪名較嚴重,莫傑無言以對。

鄭武打算離開香港,買了禮物給柏言、柏泓,請寶琳代為轉送。寶琳送禮物給柏泓,離開時經過柏言的房間,想起柏泓講過柏言有證據都不能拿出來幫鄭武,決定到房間裏看看。最終她從舊西裝袋內找到停電通告,明白一切。

寶琳拿走通告時遇見柏言回來,寶琳慌張離去,柏言發現西裝袋內的通告不見了,隨即緊張離家追隨寶琳。寶琳致電永恆告知情況,永恆聽到柏言與寶琳爭執,即離家趕往柏言家。寶琳逃至一小巷時,被人罩頭施襲,寶琳被打至頭破血流,還被車撞倒……


第16集 - 永恆驚見柏言燒毀證物

播出日期: 2016.07.25 (一)        

永恆見到醫護人員正為昏迷的寶琳搶救,柏言則在旁接受警察查問,永恆怒不可遏,隨即上前欲向柏言揮拳,最後遭警察阻止,二人更被帶返警署錄口供。柏言回到家後,柏泓亦同樣質疑他打傷寶琳。

永恆和曉欣返回案發附近調查,便利店職員指曾有律師來查問,他們心知是柏言。二人走到案發現場,竟見到柏言將一張紙燒毀,永恆相信是寶琳找到的證據,向柏言揮拳,被曉欣阻止,柏言施施然離開。永恆自知行為魯莽,向曉欣請罪。


柏泓離家柏言孤單

黃銘要柏言好好接待夏利這個大客,否則其地位將不穩。夏利剛買下泳衣品牌的香港代理權,接着準備收購模特兒公司,故要柏言一起觀看泳衣廣告拍攝過程,模特兒嘉嘉和藍藍分別對夏利和柏言態度親暱,表現熱情。夏利帶着嘉嘉,柏言扶着藍藍一同離開時,卻遇見柏泓和Edith。

柏泓不滿柏言與模特兒態度親暱,收拾行李離家出走。柏言知道柏泓誤會,到band房硬要帶他回家,鄭武來到阻止,斥責柏言沒有好好保護家人,他們根本沒感受到其承擔責任的決心,柏言無言以對。柏泓決定跟着鄭武,柏言黯然離去。寶琳仍然昏迷,仁芳、永恆等人攔阻柏言探望,頓令他感到被眾人孤立。


寶琳甦醒柏言失勢

柏言拾到寶琳留下的一本書,書頁內夾着一張寶琳為全家素描的照片,柏言看在眼內百感交集。柏言本約了夏利開會,忽然接到醫院通知寶琳已甦醒,便不顧夏利趕往探望寶琳。柏言關切問候寶琳,要接她回家休養,寶琳斷言拒絕。

柏言回律師樓時已見婉萍送夏利離開,知道婉萍已接手夏利的事務,而一直在旁窺視的黃銘,則以怨恨的目光看着他。柏言向狄文解釋失掉夏利生意的原委,還表示律師樓會出現人事變動,其地位不穩,相反婉萍必會上位。狄文憂心並向倩儀打聽,倩儀加以安撫。


柏言拜訪寶琳懼怕

寶琳在醫院遇見失明少年偉業,他請求寶琳為他講述畫冊所見的圖片,讓他能想像故事內容,偉業其後將畫冊送了給寶琳。

寶琳回家休息了一天,身體復原得很好,她離家倒垃圾,把大門虛掩,回來後看見家門大開,於是步步為營走入屋內,卻見到柏言已在,寶琳大驚以為他對自己不利。柏言表明自己沒有傷害她,寶琳不信,正要解釋時,永恆打電話來,柏言聽到永恆的聲音,不滿寶琳總是第一時間找永恆,更因寶琳不明他所做一切而失望,認為她不知道事實真相就否定他,生氣又心痛地離開。

柏言無意中得罪流浪漢,遭拳打腳踢,狄文剛巧經過制止他們。柏言在醫院巧遇漢華與他的兒子偉業,始知漢華為了照顧失明的偉業,每天都要準時下班。永恆匆忙趕至,建議驚魂未定的寶琳報警……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7-9 20:51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peace 于 2016-8-12 14:01 编辑

第17集 - 兆康為報仇偷襲柏言

播出日期: 2016.07.26 (二)        

當知道寶琳願意再相信柏言,永恆感到對寶琳付出的努力付諸流水,不禁失魂落魄。永恆看到曉欣在砌用以鼓勵自己的骨牌,不禁想起多年前太太曉晴曾用骨牌鼓勵他開辦律師樓,總算得到一點安慰。

Edith知道柏泓離家出走身上卻沒有一點錢,嘲笑他是溫室的小豆苗,柏泓羨慕Edith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。Edith帶柏泓到世聞的串燒店做兼職,世聞與Edith表現親密,似是一對,令柏泓不安。另一方面,黃銘命柏言設法討回莫傑的合約。


兆康襲擊柏言受傷

兆康拿着鐵管到停車場襲擊柏言,指責其讓他在庭上自招召妓之事,令妻子與他離婚。兆康認為是柏言和寶琳設計陷害他,遂先打傷寶琳,再對付柏言,柏言聞言後怒不可遏,打鬥期間兆康手上鐵管遭柏言擊落。

寶琳接到狄文通知柏言與人打架,她趕往警署時見到兆康滿身都是滅火筒泡沫,額頭有傷,而柏言則手部受傷。黃銘下令不准各人離開工作崗位,暗示律師們不可保釋柏言,狄文逼於無奈找永恆幫忙。

柏言、寶琳和永恆翻看閉路電視錄影片段,見兆康不停追打柏言,柏言拿着掃帚自衛逃命,但警方找不到傷害柏言的鐵管。

永恆對柏言始終有懷疑,他和曉欣到停車場搜證,發現電箱曾被擊中且留有血跡。永恆又發現滅火筒的掛鉤幾乎脫落,懷疑是柏言曾用它攻擊兆康。永恆落力找證據,希望揭穿柏言的謊言,曉欣提醒他作為柏言辯論律師的職業操守。


Edith援交賺錢還債

永恆聽到曉欣的男朋友送她優惠券,認定是那有婦之夫的男朋友送禮物,直言他對曉欣毫無誠意,勸曉欣離開他,曉欣謂正有此意。寶琳得知兩天後柏言的案件將要上庭,擔心柏言被控告,柏言解釋只屬臨時控罪,方便多點時間搜證,而且他是自衛傷人,警方不夠證據指控他,寶琳放心。寶琳關心柏言在律師樓的處境,柏言卻表現得毫不在意。

世聞促Edith參加援交派對,賺錢還債,Edith無奈應承。離開不久,珊珊來到串燒店飲酒,醉酒後鬧事便離去。柏泓關門時,Edith帶醉回來,還要繼續飲酒,顯然內心十分痛苦。


寶琳目擊好友墮樓

婉萍和倩儀到停車場時,一輛客貨車司機剛好從紙皮中掉下一支染有血跡的鐵管,倩儀想起狄文提過柏言被襲擊的兇器,婉萍卻要倩儀忘記曾見過鐵管之事。

寶琳趕着上庭聽審,匆匆終止與印傭Elis的通電後便離開印協,踏出大廈外時,卻見Elis的手機從天而降,未幾聽到一聲巨響,寶琳轉身赫然看見Elis倒臥血泊中,受驚暈倒。準備上庭的柏言趕去醫院,永恆與曉欣則在法庭外焦急等候柏言……



第18集 - Edith援交惹謀殺疑雲

播出日期: 2016.07.27 (三)        

大廈停電,柏言陪伴寶琳時,回想起當年沒有電的日子,窮困但快樂。另一邊廂,曉欣拿着電筒扮鬼嚇永恆,他們也想起曉晴在世時一家三口停電的趣事。

狄文仍然為找不到兆康攻擊柏言的兇器而苦惱,倩儀拿出手機的照片給狄文看,狄文感謝倩儀,親吻了她。

寶琳自責沒有聽Elis電話,仁芳安慰並帶她回家。見福看見小丁受傷,自責沒有看顧好孩子,但又表示同時照顧兩個小孩絕對不容易。寶琳從而明白自己太過執着,不應怪柏言只專注工作,不理會家庭。


柏言脫罪柏泓回家

警方已找到襲擊寶琳的兇器,證明是兆康襲擊柏言和寶琳,柏言脫罪,寶琳感謝永恆幫忙。永恆明白柏言打兆康,甘冒被除牌之險是因為寶琳受到傷害。永恆拾到曉欣留下的記事簿,內裏重複寫着他的電話號碼,好奇下向Grace一問,才知道她要記熟重要的電話號碼,永恆大感奇怪。

寶琳勸柏泓回家和柏言和解,並陪同他一起回家。柏泓入到房間,見到內裏貼滿樂隊的海報,知道是柏言為他搜羅,明白柏言仍關心他。柏泓向柏言道出自己在串燒店做兼職,柏言允許直到他開學為止。柏泓也勸寶琳搬回家,寶琳卻認為已破裂的東西需要時間修補。世聞又要Edith參加援交還債,Edith無奈應承。


永恆柏言針鋒相對

柏言神不守舍,被漢華看穿,勸他不要太執着,應多抽時間陪伴家人。鄭武感謝柏言在莫傑背後做了不少工夫,令他毋須賠錢,他相信柏言仍關心家人,更應該讓他們知道。

柏言送寶琳回家,臨走前送她一包肥料,他記得他們說過的一切,過往只放在心裏。柏言離開時遇見永恆,永恆諷刺柏言作為好丈夫和好律師,他只能做好其中一面,覺得他是個失敗者。柏言卻認為打官司和感情上,永恆都贏不了他。

Edith又跟世聞去參加援交派對,柏泓獨自返串燒店工作,柏泓記掛Edith,開啟Tata的臉書,見到Tata上載派對照片,其中有Edith和人親熱的相片,柏泓頓時明白她們所參加派對的性質。柏泓把醉倒的珊珊抬入店內,其舉動剛好被經過的單車手看到。


Edith疑殺人柏泓助查

柏泓一面傳短訊給Edith,表示會幫她想法子還錢,一面往派對找她。Edith此時與胖子何勇亮外出,她看到柏泓的短訊,心知柏泓知道她去援交,感到羞愧,拒絕陪伴勇亮,勇亮卻硬要把錢塞給她,二人糾纏間,柏泓已來到強拉Edith離開。

柏泓與Edith返回紋身店,Edith向柏泓吐露心事,表示自小喜愛紋身圖案,不想因為還債放棄理想,所以才參與援交,卻想不到最終為理想而放棄了自己。Edith決定不再見世聞,不到串燒店做兼職,柏泓贊成。

警察上門找柏泓協助調查一宗謀殺案,警方懷疑Edith與勇亮之死有關……


第19集 - 柏泓捲入非禮案

播出日期: 2016.07.28 (四)        

Edith感謝柏言等沒有因她援交而鄙視她,柏言自言不想用一秒鐘時間判斷人的好與壞。狄文打電話催促柏言返律師樓與黃銘開會,寶琳知柏言忙於工作,揮別後打算自行離開,柏言卻追上前,寧願丟下工作也要送她回家,寶琳欣慰。

永恆到串燒店附近搜證時,被兩個小孩弄污恤衫,曉欣着他換下她早已買下的恤衫,永恆才知道她買了恤衫給自己。永恆同時發現以為曉欣早已用掉的水療優惠券原來仍然保留着,且摺成心形模樣,令他大惑不解。


柏泓犯案柏言煩惱

永恆陪寶琳一同看殭屍笑片,但電影內容竟與他情況相似,令他想起和曉欣的關係,以及他對寶琳的感情,令他疑惑,但寶琳卻回應是大家照顧大家,大家守護大家,令永恆若有所思。

Leon等人打算開音樂會幫Edith籌錢打官司,警察突然上門指控Edith提供假口供,而柏泓則被懷疑非禮珊珊,二人愕然。柏言分析,柏泓和Edith同時是被告,亦是對方的證人,故警方懷疑二人為了脫罪,互相包庇,猶幸證人新立只見柏泓離開店舖,只要證明珊珊比柏泓更早離開串燒店,柏泓便可洗脫嫌疑。

柏言為柏泓的案件煩惱,漢華願為他找黃銘聽取意見。狄文找到珊珊的資料,原來她竟是莫傑的情婦。


寶琳請求婉萍隱瞞

黃銘正與婉萍商討黃嶺集團分拆上市,漢華將柏泓案件交予黃銘時,黃銘剛接到客人電話,便隨手將案件交予婉萍,婉萍剛看了檔案一眼,柏言已趕來取回柏泓個案。原來柏言心知黃銘是不容許他得罪莫傑,但他堅決為柏泓打官司,所以不能讓黃銘知道。

柏言正為柏泓案件苦惱,他向寶琳表明婉萍已知道今次官司的控方是莫傑的情婦,他寧願辭職也要為柏泓打官司,寶琳動容。寶琳知道婉萍一向不服柏言,她求婉萍勿讓黃銘知道柏言要為柏泓打官司。婉萍直接詢問柏言,她保密會得到甚麼好處,柏言也直接回答,黃銘沒有了他作依靠,到時婉萍便可隱坐律師樓的第一把交椅,婉萍聽後沉默不語。


柏言逼問珊珊隱情

柏泓因受不住官司帶來的壓力以至神不守舍,突然拋下寶琳離去,寶琳駕車追截,險些撞到另一輛車,被車主譴責。寶琳其後帶柏泓到露天廣場,讓他看到Edith如何積極面對官司。Leon等人在廣場傳送歌聲,支持他和Edith,柏泓決心和Edith一起挺過去。

寶琳告知柏言她險些遇上車禍,並拿下行車記錄儀,柏言看過片段,發現對方車主竟是珊珊⋯⋯柏言向珊珊指出當晚莫傑急性腸胃炎入院,她卻因沒有出現而被逼告知莫傑自己被人非禮,故懷疑她有所隱瞞,珊珊被柏言逼問下慌張逃離……


第20集 - 柏言寶琳共同進退

播出日期: 2016.07.29 (五)        

黃銘要柏言推掉官司避免得罪莫傑,柏言強調他不想無辜的人受冤枉。黃銘警告柏言若堅持打官司,他會召開會議將他踢出律師樓,柏言毋懼。寶琳帶柏言到廣場看默劇表演,乘機告訴他柏泓不想做律師,柏言看罷表演才得知柏泓是其中一個表演者。

曉欣準備帶Edith和柏泓找大律師尋找意見,此時世聞氣沖沖到來逼Edith還錢,曉欣報警,永恆見世聞欺負曉欣,與他糾纏,結果所有人帶返警署。柏言擔保柏泓,見到世聞身上的頸鏈時記起好像曾在珊珊身上見過。


三女被困兩男心焦

柏言找到珊珊,證實她和世聞是情侶關係,珊珊承認當晚她酒醒後曾找世聞,而世聞接到勇亮的電話立即趕去見他。至翌日莫傑找到她,她被逼向莫傑撒謊被人非禮。

曉欣陪寶琳買餐具,卻見Edith匆匆經過,指世聞在她的紋身店偷竊,要到串燒店找晦氣,曉欣和寶琳擔心Edith衝動,陪她一同前往。世聞見到三人怒氣沖沖找他,將她們鎖在店內,之後她們嗅到陣陣煤氣味道。

柏言通知永恆,世聞錯手推勇亮落樓梯令他失足跌死。永恆醒起曉欣陪Edith找世聞,他們趕到串燒店才知發生漏煤氣,二人不顧危險衝入現場時,卻見到寶琳、曉欣及Edith已被救出,不約而同薄責二女,寶琳、曉欣聞言面露笑笑。柏言留寶琳在家中休息,更陪伴在側。


黃銘動議驅逐柏言

狄文通知柏言,黃銘召集所有合夥人開會,寶琳感覺有事發生,柏言好言安慰,着她在家等他回來。

會議室內,黃銘指責柏言不是稱職合夥人,柏言表示自己是維護客人利益,即使客人不是他弟弟,他依然會這樣做。黃銘動議各合夥人投票驅逐柏言,除黃銘外,其他合夥人都贊同柏言維護客人,婉萍反問大家是否反對驅逐柏言,最終四人舉手贊成。

寶琳已急不及待在辦公室等候柏言消息,她捉着柏言的手,要與他一起共同進退。永恆向柏泓和Edith表示,案件全靠柏言找到證據指證珊珊說謊,才找到真兇。


婉萍上位黃銘離職

Edith決定結束紋身店,回去跟師傅繼續學習和還債,待滿師後再重新開舖。柏泓羨慕她清楚自己的方向,並朝着目標去奮鬥。Edith說出柏泓喜歡她的原因,並非愛上她,又知道柏泓快要升讀大學,盼日後相見時彼此已能做到想做的事。

婉萍已買了敏基的股份,成為律師樓佔最多股份的合夥人,黃銘被逼離開。他有意東山再起,到時希望柏言來幫手。送走黃銘,柏言向婉萍遞上辭職信,婉萍拒收,希望柏言考慮留低。

柏言與寶琳手牽手散步,路經餐廳時,剛好看見永恆和曉欣正在享受美食……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琪迹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美丽琪迹-邵美琪国际影迷联盟 ( 10014773 )

GMT+8, 2017-7-22 00:34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