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丽琪迹-邵美琪国际影迷联盟

搜索
12
返回列表 发新帖
楼主: peace

[转帖] 《刀下留人》劇評及相關文章

  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-27 21:42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peace 于 2016-1-27 21:43 编辑

微博@CherTheCat

《刀下留人》留住我吧
2016年1月24日

當漫天覆地的嗚呼,蕊紅「好人沒好報」,為何她得要死?那「刀下留人」留的是甚麼人?一時間「戲不貼題」的抱怨洶湧而至。我一直沉默,我一直思考,如果刀下留的人不是實質的任何一條生命,而不過一個慨念,我會如何闡釋這個題目?我聽人說過,「好人有好報」是宗教刻意給信徒的一個主觀願望〔註:現在也許靠的是電視劇?笑。〕,否則我們無法在旁觀更多「好人沒好報」的現實裡,還能堅信「真、善、美」的最後,是一個美滿的結局。一次去看《悲慘世界》,朋友看到最後一直眼淚凝眶地,她們為似乎在現世我們永遠無法真正的和平、幸福、快樂而難過,故事彷彿在訴說只能寄望死後,貓卻一直冷靜得不像在看同一部電影,也許因為我並不相信有死後世界,我認為我能把握的到底是活著的日子而已。

守成怨憤不平的一句「我已經做了這麼多年的好人,自私一次而已,也不行?」,許是很多人的心聲。做「好人」做了這麼多年,這片好心卻給自己帶來甚麼?右手報廢,飯碗不保,從前的風光一下子成了泡影,連自己的溫飽都成了問題,莫說素心和敢為的生活,他的「好心」為他帶來人生最大的挫折,我想會動搖一個人從來相信的,正常不過。他堅持作為一個「好人」的理由,是因為「有好報」,既然現實已證明這片好心是沒有好報的話,堅持的理由也就不再存在,我想在那刻守成才會有「人不為己,天誅死滅」這個「自私一次」的想法,關乎自身最切身的回報,與其做一個「好人」讓天來報,不如就不要做一個好人,自己先報自己好了。這是一個簡易邏輯,看似順理成章,看似理所當然‥‥守成不明白的是,他的這個「自私」結論,要真正擲地有聲,前提是「好人有好報」必需是一個真理,就像常綠所說「我信日出就有日落,我信鳥在天空飛,魚在海裡游,信春天花開,冬天落葉,信嬰兒會哭,人會老」這些永恆不變的道理一樣。事實卻是我們永遠無法知道自己的未來,決定一件事情,我們從來無法控制結果,遑論果報。以寄望一個合乎自己意願的未來去決定自己的行為,當事情未如理想時,只會抱怨當初的決定,卻不會去想到底作出這個決定時,自己的憑藉為何?

事實是,好人不一定有好報〔註:正如好劇也不一定有好報,笑。〕,這世上有更多讓人心灰意冷的景況,譬如榮少這種人的存在。明明是一個喪盡天良的惡霸,但人生路卻遠走得比善良的知秋順暢,他享受榮華富貴,他有權他有勢,他有「好報」但他居然不必是好人‥‥的確讓人恨得牙癢癢。所以當榮少命喪知秋手中,大快不少人心,因為榮少這種結局,吻合不少人「惡有惡報」的想法。只是讓榮少「惡有惡報」的知秋,又迎來怎樣的人生?他整個人的未來完全被褫奪,他想擺脫榮少,卻反倒被榮少拉入一個泥沼裡,差點永不翻身。有人說知秋是那種「我命由我不由天」的人,我恰恰覺得相反,如果知秋是這種人,榮少一早已是他生命中的路人甲乙丙,就是因為他的命不由他,他才能被另一個人如此深遠地影響。知秋和守成不同的是,知秋的生命裡甚至沒有果報教導他「好人」是怎麼回事,他只知道好人會被壓迫,要擺脫命運你只能比壓迫你的人更惡更狠。知秋一方面厭惡榮少,另一方面卻不由自主地認同榮少的生存方式,你對自己人生最大的期望,就是成為你最討厭的那種人,我覺得人生最大的悲哀,莫過於此。

我想常綠在這個課題上,走得比他們都遠,然後在漫長的搜尋裡,他迷了路。那個階段的常綠描述非常少,我們認識的常綠,已經是搜尋不到的答案後,把自己封鎖起來的狀態。常綠的遭遇其實並不比守成或知秋要好,他為甚麼要成一個劊子手,正是他為了救人而錯手殺人,他做了他認為一個好人應該要做的,命運卻給他開了一個很殘忍的玩笑,我想常綠比任何人都要迷惘。他經歷過守成和知秋所經歷的,他在牢獄又害怕又想不通透,就像當日翰林問他的一樣,為什麼自己會走到這一步來?為了心中認定的好事,落得如此下場,值得嗎?常綠不讓翰林想,他也不想自己想,這個想了多年也無法回答的問題。守成和知秋覺得不值得,無論我們如何看待他們彼時彼刻的答案,守成和知秋為自己選擇了一條更凶險的路時,只是憤怒,卻並不迷惘。常綠比他們痛苦的是,在他深心處其實認同自己所做的〔阻止凌辱女性〕,無論面對師父或是蕊紅,他都回答「就算再有這樣的事情,我還是會做相信的事,我只後悔自己喝多了」,但同時他無法參透他得到的結局。如果說知秋的善是沒意識的本能,那常綠的善是有意識的選擇;如果說守成因為結果推翻了過去相信善的信仰,常綠還能堅守自己對善的執著,只是從那一刻開始,我想常綠就不再相信天命。於我,常綠這個內心拉扯的狀態太痛苦,一方面他無法抗拒自己內心對善的執著,譬如要一刀斷頭讓死囚少受罪,另一方面他無法解答自己行使善的意義,譬如就算讓死囚少受罪會讓他好過點嗎?他的人生就像是一直在重覆著這種「徒勞」,難怪他總累得總想放棄。

值由他們的故事,引伸出一個對「好人」的迷思。如果好人沒好報,甚至反過來會被壓迫,我們為甚麼還要堅持做一個好人?

朋友說蕊紅是善的化身,我重新梳理我對她的想法,我想對男人來說她爛好人得有點天真到讓人氣憤,又珍貴得想要守護。司馬丑把皇子留在白家,故意和蕊紅混熟,只怕當初純粹監視,但在和蕊紅相處後,想也定必敬重這個善良的女人,不想她反被自己的好心害死,才會花費一番功夫演大場戲,要凌公公假扮皇子父親,就是不想蕊紅知道半分對她不利的事情,甚至連蕊紅跟狐狸成為閠蜜都不提半句,就僅僅在她身邊暗中保護。常綠不停游說蕊紅放棄淳教,蕊紅卻只管固執的說她做不到,明明她一個女生,根本無法處理這回事,就算她豪言不會連累常綠,也不過是一種逞強而已,常綠大概心底非常氣憤,但又同時能夠明白蕊紅在堅持甚麼。當蕊紅安慰章大人會向萬貴妃向他求情,章大人不敢有半點洩露半句自己對母親的擔憂,只順著蕊紅的話說著反話,自己大難將至,個人生死置於度外,還是只擔心蕊紅的安危,寧願不喝麻藥受凌遲處分也絕不向字孜醒吐露半句。我覺得最妙的是白老爺,在癡呆和清醒之間換轉得剛剛好,懂得提醒常綠要做愛花人,懂得在蕊紅猶豫的時候,給她《石灰吟》讓她忠於自己選擇。是的,我覺得蕊紅的美好,是因為她感動了身邊很多人,為她遮風擋雨,讓她能成為她。當蕊紅為章大人責難常綠的殘忍,我有點想向蕊紅嗆聲「你啥都不知道還叫嚷甚麼」,還好蕊紅面對的是常綠,一個一心一意守護她的人,一個願意為她補一刀,只為能成全她的男人,才能在剎那把所有委屈都吞下,承認自己的殘酷。

我覺得蕊紅的善良有這種能量,是因為她本著自己的良心做人,從來不想做一件好事會帶來的結果,所以她毫不猶豫的救了素心,所以她就算明知九死一生還是毫不遲疑的幫助萬貴妃,所以她不理會裘神婆說甚麼也收留小滿和知秋‥‥在淳孝的例子上,我們能更貼切的說,就算做這個好人,會為她帶來甚麼惡運,她都絲毫不動搖。她的勇氣深深的打動了常綠,也把常綠一直想不通透的一件事,大大向前推進了一步。是的,做好人和有甚麼結局有甚麼關係呢?我們做人只能本持我們的良心,無論這個選擇會為自己帶來甚麼後果也好。常綠在蕊紅身上,看到他好久不見的自己〔良心〕,那個曾經為了救一個毫不相干的人,願意站出來的自己,那個憑藉對蕊紅的思憶,將會陪隨他走到最後的自己。常綠說,為甚麼明明失去蕊紅如此痛苦,我還是要振作?「蕊紅」說,因為你答允過她,要好好的過。常綠說,如何我要親手殺死蕊紅,我們為何要相遇相知?「蕊紅」說,你能選擇不成為她的劊子手,但你選擇要伴著她到最後,並且選擇讓她成為她,一切都是你的選擇。常綠說,為甚麼活得這樣累,我還是得要活著?「蕊紅」說,我們都不知道,只是我相信,只要活著總有天我們會找到答案。在常綠和「蕊紅」的對答之間,我想他漸漸明白,我們本著自己的良心而活,按自己的良心選擇而行,我們無法後悔隨之而來的結果,是好是壞也只能承受。「蕊紅」說,我們在一生中無法不受傷,卻能選擇讓誰傷害自己。的確,就算我們活著有如行屍,除非我們這一生都獨自一人,否則我們無法不受傷,我是一個比蕊紅悲觀的人,我覺得我們連可以選擇讓誰傷害自己都不能,被傷害就是那麼的一剎,就像知秋就這樣被榮少深深的傷害一樣,我們能選擇的,只是如何處理這個傷痛而已。

我有時會感嘆在這高呼「自由」的年代,其實我們從不比從前自由,並不是因為我們不能選擇,而是我們害怕選擇,害怕離群,害怕孤獨,害怕受傷,於是我們寧願忘記自己,成為大部份人。只是在夜闌人靜處,有否聽到自己內心的呼喊:「留住我吧」。我們又是否有豁出去的勇氣,留住自己?

又及:原定上星期就想寫好它,為什麼隔這麼久才完成,問微軟吧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琪迹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美丽琪迹-邵美琪国际影迷联盟 ( 10014773 )

GMT+8, 2019-1-16 23:14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